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中福在线连环夺宝 > 修行 >

与老子伦理学的某些特质遥相呼应

归档日期:09-17       文本归类:修行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

  夷吾曰:“恣耳之所欲听,恣目之所欲视,恣鼻之所欲向,恣口之所欲言,恣体之所欲安,恣意之所欲行。夫耳之所欲闻者音声,而不得听,谓之阏聪;目之所欲见者美色,而不得视,谓之阏明;鼻之所欲向者椒兰,而不得嗅,谓之阏颤;口之所欲道者是非,而不得言,谓之阏智;体之所欲安者美厚,而不得从,谓之阏适;意之所为者放逸,而不得行,谓之阏性。凡此诸阏,废虐之主。去废虐之主,熙熙然以俟死,一日、一月,一年、十年,吾所谓养。拘此废虐之主,录而不舍,戚戚然以至久生,百年、千年、万年,非吾所谓养。”

  杨朱的极端思想是焉非焉任后人评说,但毋庸置疑,杨朱在中国哲学中占据着非常独特的地位。在他当时以及去世后不久,杨朱学说似乎能让不少中国人怦然心动,正如我们在《孟子·滕文公下》中看到的:

  总体来看,杨朱不是享乐主义者,而是素朴无矫饰的大自然之子。他痛恨各种过度的人造之物。他并不追求不合自然的感官刺激。当他腹中饥饿,粗茶淡饭就能让他满足。当他身上寒冷,粗布短衣即可。他也是一个宿命论者,冷静地迎接自己的死亡。他无心于长生不老。在这些方面,可以说杨朱思想中浸淫着老子的精神。

  人生苦短。这一短暂人生难道不是充满了各种忧虑挂怀?总长度不到百年的短暂人生,减去懵懂童年与老迈之年,人生已去一半。再减去睡眠时间,就只剩下四分之一。而这剩下的四分之一人生究竟掺杂了多少快乐喜悦呢?恐怕没多少,因为有太多不必要的事物在干扰着珍贵生命。欲望在侵蚀我们的身体力量;社会传统在破坏我们的道德素朴性;偏见在阻碍我们的行动自由;法令法规在压制我们自然情感的表达。面对着不可忍受的重重阻碍,我们怎么可能轻松过完时日无多的人生。

  从以上引文来看,杨朱似乎又是一个享乐主义者,但其他地方,杨朱形象则是契合典型的老子“无为”学说的,比如:

  在国学热的这些年,没有读过孔孟老庄,至少也接触过不怎么样的弟子规,但是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这些都太凌空虚蹈,和蝇营狗苟的现实格格不入,反倒是根本算不上思想家的杨朱,说到了成年人的痛处,那就是不那么极端的自我主义,对政治敬而远之,尝试逃避礼法的束缚,在日常的喜怒哀乐中沉浮,不为了某些伟光正的东西自我牺牲,认为这样的牺牲对于大局无济于事。这种“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思想,自然无益于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但是且不必急于否认和撇清干系,让我们先系统地了解一下杨朱的观念。

  杨朱自我主义的核心原则在于:在消极方面,躲避那些精心设计出来以压抑人的自然冲动的人造束缚,无论这些束缚的高低;在积极方面,复归人的原初状态,释放情感,尽可能去感受人生。因此,杨朱将儒家的仁义之说贬为戕害人性之物。生命的目的不该是为了身后美名,而把自己套入儒家所强加的道德枷锁中;相反,生命的目的应该是让天性自由绽放。

  这一自弃式的冷漠与超然与老子学说有共鸣之处。但杨朱并不只是一位离群索居的隐士,他有时候确实对刺激的感官享乐持首肯态度。他几乎无条件的自我主义不允许自己对于身边的人或求助之人施以丁点关心。对于别人的事情,杨朱完全冷漠,他是彻彻底底的孤家寡人,从不与他人为伍。因此,对于尧舜禹、周公和孔子这样行为世范的圣人,杨朱嗤之以鼻。在杨朱看来,他们只不过是为了身前身后名而荼毒天性的最恶劣代表。相反,他吹捧臭名昭著的桀纣,因为桀纣顺自然冲动而行。众人恶之,我则美之,又有何不可?桀纣亡国之君,尧舜禹三代明君,结果还不是一

本文链接:http://gm1canada.com/xiuxing/40.html